泰国各类长期签证办理

截止2020年4月19日数据,美国全境累计确诊735,287例,累计死亡39,090例,整块疫情地图,血般深红。失业激增,谣言四起,严重指数登全球首位。

在这片曾倍感“自豪”的繁华土地上,每天都有很多人感染、死去。

这场灾难中逝去的人们,如同空气凝结蒸发——泥土掩盖,墓碑无名,是个体,也是群体,一排排地,棺木整齐。用不了多久,人间无痕,将被世界遗忘。

无人岛地平线下,是暗无天日的潮湿和拥挤,天堂地狱。

一场惨烈“战疫”,改写了美国。

不管美国是否能“继续强大,重新伟大”,在这之前,眼下之境,医者父母心的负重前行,是不分国界的。

比起纷纷扰扰、于事无补的政治无休、甩锅气盛,抗毒勇士的心里,唯有生命无价,宝贵永恒。

‘死神’常伴我左右,几乎每日都会降临:从那天起,我在美国当医生…

近日,一名美国新冠治疗中心的泰裔医生,拨通了祖国的电话,在泰媒的采访中,讲述了他在旧金山重症ICU下的所见所闻,所感所知。

他想用最亲切的泰语,告诉国人,告诉世界,

这里,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“我名叫 梅·堪泰,泰国人,15岁来到美国,如今成为了一名医生。在美国旧金山的新冠中心,照料着所有重症ICU感染者。”

“物资缺乏、安排紊乱、超时加班,看着病人从重燃希望奋力呼吸,直到肺部衰竭,漫长断气。”

“这就是我每天的工作和经历,‘死神’常伴我左右,几乎每日都会降临。我精神无数次地崩溃失控,我真的,受不了了。”

“准确来说,我不知道我是医生还是护士,又或是药剂师、后勤人员,总之美国当前的人员安排到达了紧张混乱状态,病房内原本有序的垂直式及水平式综合信息统筹不复存在,我只好身兼数职,超负荷运作。除了ICU,其他各类隔离病房我都需要负责。”

“我大约是3月25日来到旧金山最严重的新冠治疗中心。之前疫情没得到重视的时候,我在纽约每天只工作8小时,抵达这里后,我每天需要工作16个小时,每天只有30分钟左右的休息时间,病人情况一旦恶化,我需要24小时连续工作,最短持续4天。”

“作为医务人员,我们最怕的根本不是累,而是看到病人一个接一个的离世。这对我们的打击是最大的。”

“如果所有病人的疾病和伤痛,都由我一个人来承担,那该多好。”

“调整负压室(Negative room pressure)是固定工作,旨在让空气只进不出,用于有效隔离,每天都要根据病人情况调整5-6小时。”

“我照顾的病人年龄段在25-80岁,年轻人居多。ICU室内,我需要关注病人的心率、呼吸率、肝肾指标,肺部维度。还有,这个中心里部分病人的大小便及排泄物都是我负责清理的。

“旧金山中心曾考虑召开紧急会议分配具体工作,但所有医务人员的时间都很宝贵,每次集合都会有人被突发病情打断,根本无法聚在一起商量。如果同时遇到数十位呼吸困难需要抢救的病人,我们就手忙脚乱了。”

“我穿着全套PPE,从头到脚包得严严实实。头部卫生面罩配合N95,手套脚套穿戴多层。”

“我只有一个念头——活下去,比什么都强。还有很多病人等着我照顾。”

“中心医院的N95口罩根本不够,物资补给一直没来,我必须省着用。(但是N95戴久了,味道实在难闻)”

“我昨天(18日),摔倒了,从楼梯上滚下去,翻了4个跟头。原因是PPE防护服和口罩穿戴时间过长,出现了缺氧头晕,视线昏暗。而且体力透支,已经记不得几天没睡觉了。

“这一跤摔下去,我直接卡消防栓上睡了10分钟,醒来坐在地上,莫名其妙泪流不止,心里非常难过——莫说10分钟了,5分钟、1分钟都不行,视线的稍微转移,万一有病人身体出现状况就危险了!”

“那一刻,我在想,如果所有病人的疾病和伤痛,都由我一个人来承担,那该多好。新冠,放过那些饱受煎熬的人吧。”

“后来我们决定,除非有紧急任务,否则1小时必须要轮流出隔离区,脱下防护用具及口罩清理5分钟,顺便换气休息。”

“就这样,我每天的工作都充满了变数和挑战,确诊美国患者会不断被送进来,少有人能出院回家。”

直播死亡:“那一天,我其中一位病人,拿出了Ipad,在全家亲友的注目下,断了最后一口气…..”

“我精神失常,情绪崩溃,就是在那一天。”

“17日,我照顾的一位病人,症状开始恶化,呼吸系统全线崩塌,肺部一片狼藉,我们估计,年轻的他,再无明日。”

“病房内,那位30岁出头的新冠重症患者,颤抖拿起了床边的ipad,在我们的帮助下,开启了Facetime及众多视频、直播软件,开始联系父母和亲友。”

“视频那端接通后,都是以哭声开场,泪水在众人眼底蠢蠢欲动。病床ipad那头,是有气无力,却又心怀不舍、满是留恋与感恩的声音。”

这是最后的直播视频了,人世间突如其来的告别,实在太惨烈(大意如下):

“爸,妈,我已经尽力,但现在我的时间不多了,我不是你们的好儿子,甚至,再也没有办法,陪你们走到最后,出现在未来的全家福照片里,但你们永远是让我最幸福的父母。愿我的离去,不会带给你们难过,大家笑起来吧,我是哭着出生的,真不想走的时候也哭着….”

“当时我和另一位医生就站在病房外,泪水浸透了我们的口罩,一段段文字,如同毒药渗进我们的内心深处。这世间,太无情了。”

“那位病人是一边打字,一边出声,一边轻微比划,接着通过网络,说完了想说的话,见完了相间的人。之后话都说不出,只剩下眨眼、动唇、抖动身体,呼吸越来越平静,越来越缓慢…..”

“父母亲友那头,一直失声大喊,留着泪,使劲点头,试图告诉病人——你要说的,我们全都明白,都明白的。”

“最终,病人呼吸停止,面色苍白而宁静,只剩下身旁死气沉沉的吊瓶和仪器。”

“没有随身疾病,身体健康。这个可恶的病毒,又多了笔血债。”

“他离世了。”

美国泰裔医生的眼泪:“真正的英雄,是绝对不会拿着自私和虚荣抗疫的!”

采访最后,这名泰裔医生泪如雨下,他向记者说道:“从未想过美国悲惨到如此田地,更没预料到,平时经常引以为豪的现代化医疗设备,在新冠面前,是多么不堪一击。”

“真不知,也不敢想象,旧金山病房之外,还有多少流离失所、生活拮据,在用无奈与失望,苍白对抗新冠。”

“愿泰国及世界人民平平安安,不要走美国的老路,要时刻保持理智警醒而不盲目恐慌,希望每个人从自身努力做起,鼓舞他人,分享对他人有益的事,共同用最科学的办法,抵御新冠,争取胜利。”

“每个人,都能成为英雄,真正的英雄,是绝对不会拿着自私和虚荣抗疫的,美国当知,世界的携手,要不分种族、不分宗教、不分国家、不分立场。政治可以永无休止,而生命宝贵,仅有一次。”

下图,美国泰裔医生:梅·堪泰

美国,请放下屠刀,回头“抗疫”吧….

美国疫情再掩盖,特朗普再逞强,终究不敌世界一体的紧密相连、千丝万缕。

总会有无数条正在流淌的“家乡血脉”,身在美国,心系故土,眼看国际,胸怀世界。

用属于他们的语言,在无声的阴霾角落呐喊着,自责着,反思着,心疼着。

一位医生,迫于言论公开之险,话语中点到为止。尽管他对美国当前的抗疫工作表示失望,但却从未停止冲锋杀毒,以及负重前行的决心和职责。

美国若看在眼里,应当发自内心地支持守护,千万别再辜负前线战士的众志成城。

对比之下,泰国的疫情,并没有美国严重,还在这几日,喜讯连连,多地清零。

然眼下的微笑,未免还是为时过早、松懈疏忽。

最后的最后,世界清零,新冠瓦解,众人出院,隔离封舱,这才是属于这个世界,每一个国家的,共同胜利。

远方的采访,跨国的来电,这是泰裔医生对世界的提示:当前的美国,是全球的教材和警示。

曾经昂首挺胸,自称全世界无国匹敌的霸主,被新冠揍得“哭爹喊娘”,全境疫情地图体无完肤。没人敢想象美国的未来,就如同几个月前,没人能看到眼下的美国。

它就像一艘“永不会沉没”的巨轮,在疫情的风浪中,左右摇摆,摇摇欲坠。

逞强,究竟能换来什么?

他自我感觉良好,将美国经营风生水起的同时,还干预地球万物。美元的玩法千奇百怪,外汇的插手光怪陆离,贸易战的发动假名担当。

“美国优先”的标签,既不是为全球分担困苦的脊梁,也不是“百年老店,童叟无欺”的认证标签。美国之强大,能不能说,其实是世界之“汗血”?

武汉疫情最严重的时候,撤侨划清界限的他们,认为这是最“值得炫耀的”。

遥远的距离,他们总认为灾难是别人的,笑话总会有的,他人总会完蛋。或许因为习惯挺高胸膛,就一直遮挡双眼,主导了一场本可以避免的“美国疫情灾难”。

他们常读的圣经:“升高自己的,必降为卑,降卑自己的,必升为高。”这句话,估计他们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。

此外,西方国家还在想着牺牲“小点”,换取“大面”,为每个人的性命,提前宣告了“可能牺牲,可能抛弃,可能丧生”的“冷血判决”。

对弱势者的态度,体现了一个国家的格局和良心。

这世上其实根本没有怜悯慈爱,普度众生的救世主,唯有脚踏实地的努力者,利己利人——前几个月的疫情,再大的困难,中国人民,还是自己扛下来了,还在第一时间出手相助,福泽多国。

一场突如其来的无形袭击,中国在用实力,让我们感受到它充满关怀和人性和温暖。无论贫富贵贱,只要在中国,每个人都有生存下去的权利。

美国,请放下屠刀,回头“抗疫”吧。

请相信,拥抱他们的身体,抹去他们的眼泪,比什么都强。


+++
监制:王新宇
文:布周十面派
图:综合自泰媒
编辑:布周十面派
来源:泰国网
热文推荐


泰国网www.taiguo.com,为泰国新泰日报传媒集团旗下新媒体,在泰国拥有庞大会员数,以多元化实用资讯推送服务两国用户,浏览量覆盖全面,旨在持续打造地域性中文综合门户信息网站。泰国网建站以来,以促进中泰文化交流,扩大两国经济贸易,关注泰国华人民生,服务泰华社会为宗旨,赢得了泰华各界的极佳口碑。客服电话:02-693-8559;市场部微信:taiguowang2015

戳“阅读原文”一起来充电吧!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