泰国各类长期签证办理

在泰国做中文媒体,常有读者话里有话地跑来问我们:
 
“泰国人为啥不埋汰别人,专门埋汰某国人?”
 
“为啥某国人被骂了,就特别生气,而其他地方的人就能理性对待?”
 
“人家不满意的是个别某国人,为啥某国人总是群情激愤,对号入座?”
 
今儿,给大家讲一件最近在泰国发生的热闻。
 
看完了之后,相信大家会对上面这些问题有一点新的思考。
 
前天的“4·11中泰骂战”让人心里憋得慌,今儿特地给大伙换个心情。以下内容有可能会让部分中国读者心情得到极大舒缓,您要是奔着苦大仇深去的,那可真是枉费了我们的一片好心。

珐琅之战:一场“肮脏的西方人”与“狭隘的泰国人”之间的对决
 
珐琅,泰语当中的口语词汇,用以指代除亚洲之外的一切外国人,通常特指白人,具有轻微的贬义色彩。
 
约等于中国晚清时期的“洋人”一词。
 

上个礼拜一,也就是4月6号,一场发生在泰国人与西方“珐琅”游客之间的骂战,在泰国舆论场上火爆上演。
 
与中泰“4·11骂战”不同,这一波泰国网友大战西方游客,将一系列有头有脸的主流媒体卷入其中,引得泰国各路官员、学者、大V们纷纷出面站队表态。从网络蔓延到现实,从泰国延烧到国际,可算是在泰国舆论界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。
 
这场舆论战的导火索,是堂堂泰国副总理兼卫生部长、疫情时期泰国“第一网红公务员”阿努廷大叔。
 

以及一位网名叫做“普吉聚光灯”的泰国网络大V,探马拉先生。
 

2月7号,泰国卫生部长阿努廷,在曼谷轻轨站向民众分发口罩。
 
结果现场有几个西方人,不给面子,当场拒绝了阿努廷大叔送的口罩。(当时泰国疫情还不严重,欧美各国疫情也都还没有爆发,所以洋人普遍排斥戴口罩)
 
阿努廷当场就怒了。
 
部长是个耿直人,当场发飙,对着电视台记者的摄像机镜头大骂了一通洋人。
 
“我送口罩给他们,他们居然还不要?”
 
“中国人、亚洲人、泰国人都知道戴口罩,但是这些欧洲人究竟是什么毛病,简直让人不可理喻!”
 
“这些人,应该被赶出泰国!”
 
“这些欧美游客的行为,是在给他人带去感染的风险;要我说,下次见到不戴口罩的洋人,就应该驱逐出境才好!”
 
以上,阿努廷原话。
 

这段怒骂,通过电视信号,传到了泰国千家万户,一时之间引起巨大轰动。
 
一些泰国民众点赞,说部长骂得好,早就看这些洋人不顺眼;
 
另一些比较“与国际接轨”(也可以说比较“带路”)的泰国民众和主流媒体则严厉批评阿努廷,指责阿努廷“煽动排外思想和仇恨言论”。
 
而西方媒体更是毫不客气地严厉斥责阿努廷,360度无死角地将部长大叔一顿骂。
 
什么“鼓励泰国仇恨西方人的民粹思潮”啦、“科学证明戴口罩根本没用,阿努廷作为卫生部长难道不知道?”啦、“阿努廷抨击西方游客只是为了甩锅,以转移民众对泰国当局防疫不力的不满。”啦
 

千夫所指,压力山大,阿努廷很快道歉了。
 

一个月之后的3月12日,阿努廷大叔在视察泰国北部时,看到清迈满大街洋人还是不戴口罩,一时之间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实在是气不过,回到家里在个人推特账号上又把西方游客骂了一遍。
 
“今天我来到清迈,几乎看不到中国的游客,只有西方国家的游客。超过90%的泰国人都戴着口罩,但没有一个西方人戴口罩,想必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国家病毒感染严重的原因,相对亚洲的人而言,我们更应该小心西方人,这是我的拙见,欢迎大家一同探讨。”
 

阿努廷还写到:“现在正值欧洲的冬季,疫情越来越严重,越来越多欧洲人涌入泰国避寒避疫,当中有许多人衣着肮脏,又不洗澡,之前那些批评我指责西方人不带口罩的人还记得吧?现在你打脸了吗?——甚至他们欧美人自己都互相禁止对方入境,不相往来了!咱们泰国,更要小心!”
 

泰国“公知”和西方媒体们,一看这位爷居然又骂上了,简直要晕过去。
 
于是,又是围着阿努廷一顿教训。
 
二月初的时候,欧美疫情的“下半场”还没开始,大家都当阿努廷是个笑话。
 
到了三月中旬,欧洲疫情已成蔓延之势,美国也危在旦夕,洋人心里也着急,便对阿努廷的“二次攻击”特别敏感,于是反击得也特别凶狠。
 

西方媒体和在泰国的西方侨民,开始全面围剿阿努廷。
 
一些洋人写到:“阿努廷选择性地忽视中国是疫情源头,反而对西方游客横加指责,一定是为了吸引中国游客来泰国消费,在给中国人磕头。”
 
“这样不负责任的言论,会让欧美人取消来泰国的计划,让泰国垂危的旅游业雪上加霜!”
 
这样的留言,真的很眼熟。
 
这应该就是“泰国人就知道舔!”以及“咱一年不去泰国旅游,饿死丫的!”比较文雅的西方式写法。
 
老汉当新媒体编辑时,最烦的就是这种话。
 
没想到,一旦搞到自己个儿头上,西方网友们,西方媒体们,不也都是一个德性嘛。
 

阿努廷和西方舆论的骂战(实际上是阿努廷被西方舆论单方面摁在地上摩擦),持续了整个3月。
 
好不容易,热度下去了。却突然之间又被炒了起来,引发了新一轮骂战。
 
这第三轮,始发于普吉。
 

到了4月上旬,疫情在欧美大爆发,由于各国闭关锁国,自顾不暇,大批欧美游客回不了国,也不敢回国,便在泰国各大旅游胜地“滞留”了下来
 
尤其泰国普吉岛,本来就是北欧、俄罗斯人的据点,疫情之下更是聚集了成千上万的欧美“珐琅”们滞留在那里。
 
普吉岛是泰国面积最小的府,但是却包下了泰国本土新增病例的三分之一以上。
 
不为别的,就是因为“欧美珐琅”太多了。
 
而且,欧美游客一般不会老老实实呆着,而是扔了口罩,穿上比基尼,在泰国接着high。普吉岛居民看着这些光着膀子的“脏珐琅”四处游荡,就算嘴上不说,心里也烦。
 
烦着烦着,终于,忍不住了。
 

4月6日,一个名叫“普吉聚光灯”的Facebook账号,发了几条帖子,痛斥欧美人不守规矩。
 
这个号,属于一个名叫探马拉的网红,此人素来以针砭时弊,抨击腐败而闻名,几年来吃了不少官司,但是不改本色,见到不顺眼的就是一顿喷。
 
在帖子里,他是这么说的:
 
“我和我的按摩馆八个员工多可怜啊,从3月18日起我们就家里呆着,除了买吃的哪儿都不去。不过,那些“珐琅”游客们倒是玩得很开心啊……”
 
“你们这些洋人,下次再让我碰见你们,你们可就要遭罪了……”
 
“这些屎一样不守规矩的游客,赶紧滚出我的国家吧!”
 

 
还配上了一个拿着弹弓的照片,那意思就是号召大伙“看见珐琅就收拾”的意思。
 

泰国网友纷纷点赞,并且在下面排着队贴“弹弓”的照片。
 
#肮脏的珐琅#、#不呆在家里,就滚出泰国#的话题,被顶上了泰国推特的热搜。
 

 
这下子,捅了马蜂窝。
 
西方人 认为这是在公然煽动针对他们的暴力,向泰国警方和当地使领馆投诉,并在网上与泰国网友掀起骂战。
 

在Thaiger的报道中,西方网友说:“在街上不戴口罩,总是被人指指点点,甚至当街被骂,一点人权都不讲。”
 
一名欧洲国家的外交官,向泰国电视台投诉:“我在一个军营前经过,因为没戴口罩,被门口的泰国哨兵大声呵斥。这实在太让人不快了。”
 

 
西方网友,开始在各个平台上抨击“普吉聚光灯”,谴责泰国人的民粹狂热,并且把卫生部长阿努廷作为始作俑者,抨击他“无能无德”、“只骂欧美人,不骂中国人”、“是“肮脏珐琅”排外运动的创始人”,要求泰国政府和阿努廷向西方游客公开道歉。
 

 
“阿努廷说欧美人把病毒带到了泰国,可是他却从未提到过中国人!……他在清迈时说“肮脏的珐琅”,可是清迈才是这个世界上最肮脏的城市!”

“阿努廷先生,泰国游客已经下滑了44.3%!如果你的仇恨言论“像病毒一样传染开”的话,会对泰国的旅游业产生什么影响?好好想想吧,阿努廷!”
 

“泰国人从未如此仇外,我因为没有戴口罩而被禁止进入商场,凭什么?里面卖化妆品的泰国人自己也不戴口罩,满大街的摩的司机在一起聊天。不要甩锅给西方人,泰国人想知道病毒从哪儿来的吗?照照镜子就知道了!”
 

“为什么专挑泰国人?喷子哪里都有啊!如果你是泰国人,看见一群洋人整天在这里抹黑这个收留他们的国家,你肯定也会生气啊!”
 

 

这场骂战,目前仍在各个平台上断断续续地延烧着。只要有一个与“珐琅”相关的话题,立刻会在留言区引发泰国人与欧美人、民粹泰国人与带路泰国人、对泰友好的白左与对泰鄙视的红脖之间的骂战。
 
而媒体本身,也亲自下场,发表社论抨击阿努廷,或者支持“泰国立场”并责怪洋人的不守规矩。
 
这场骂战,不想中泰口水战那样猛烈。
 
但是,却恒久绵长,就像过了高峰的新冠病毒一样,随时等待着下一场“复阳”。

从一场“别人的骂战”中,得到的教训
 
作为吃瓜群众,我们中国人从这场“肮脏珐琅之战”中,能够总结出什么来呢?
 
首先,泰国人并不是纯粹只会和中国人吵架。
 
都说泰国人喜欢西方,崇尚西方,见了珐琅就舔,见了白人就嫁——事到临头,还不照样是和洋人吵得不可开交吗?而且连弹弓都摆上来了,真是对洋人够不客气的了。
 
你难道能说,泰国人全民排外吗?能说泰国人打心眼里鄙视西方人,对西方人有根深蒂固的敌意和仇恨吗?
 
肯定不能吧。
 
那就是了。
 
凭什么中泰网友在台独港独的挑拨下,吵了一场,你就非得认定泰国人和中国人不对付呢?
 
气头上的人,什么话都会说,不计后果,不管是非。
 
老实说,我有时候真想注册一个马甲,去挑拨泰国人和欧美人接着往下骂。多简单啊,只要假装美国人去骂几句“FXXK Thai is China’s dog”,或者假装泰国人去骂几句“dirty falang”就完了。
 
但是,我们中国人没有这么下作,也没有这么无聊。
 

 
第二,这双标狗,真是恶心。
 
在泰国的西方人、西方媒体、泰国的亲西方媒体、以及无数精神上的“珐琅”,在面对西方和中国的时候,真的太双标。
 
说中国游客素质不好,仿佛就是天经地义;一旦有泰国人说西方人不戴口罩,就暴跳如雷,扣上“种族主义”的大帽子。
 
您们当初照着一日三餐伺候中国游客的时候,就没考虑过“仇恨言论”和“种族主义”的问题?
 
还辩解“批评中国不守规矩的游客不代表反对中国人民”。呵呵,那“普吉聚光灯”和阿努廷部长还不是“批评不守规矩的洋人不代表排斥西方”?
 

点名批评《曼谷邮报》,全泰国最双标,最反华的媒体,没有之一。
 
4月10日,《曼谷邮报》发表社论《中国控制世卫组织》,悍然侮辱中国与世卫组织合起伙来“坑害世界”;到了4月12日,又发表社论,《泰国政府有义务遏制针对西方人的仇恨犯罪》。
 
合着,煽动大家和中国对着干就是你们的“新闻正义”,而那些对“不戴口罩不隔离”的西方人出言不逊,就是“邪恶思想”。
 
您《曼谷邮报》,是中情局出钱养的吗?
 

 
最后一点,骂战皆荒谬,过眼即浮云。
 
你说,“肮脏珐琅之战”后,泰国人会从此和欧美人不共戴天吗?欧美人会从此抵制泰国旅游以及泰国新娘吗?
 
我觉得不会。
 
正如中泰骂战,过一段时间,就会变成一个遥远的笑话,既无法让泰国与中国反目,也不会对中国赴泰旅游造成多大影响。
 
别太把这些当回事,疫情一过,这些当初的争执,都将成为过眼云烟。
 

对偏见,最有效的解药就是“推己及人”;对恶意,最彻底的根除手段就是回报善意。
 
中泰骂战的最后,大家都骂累了,于是中国的饭圈女孩,一看这#China#都上了热搜第一,索性不骂了,开始在这热搜话题之下介绍中国风土人情,安利中国的俊男美女。
 
你现在再去推特上看看,一片祥和,天下太平,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 
至于洋人,也开始在普吉岛发动慈善活动。长期居住在普吉岛的西方人开始掏钱买米买面,给受疫情影响没了收入的泰国穷苦人,沿街送米,赈济四方,试图用这种方式来平息双方的恶意,挽回彼此的关系。
 
你看这泰国人,哪还有“dirty falang”的意思,双方其乐融融,亲如一家。
 

世界上,总有恶意泛滥。没有人是永远的局外人,也没有人是全然的无辜者。
 
没有人天然活该被骂,中国人不会,外国人也不会。那些被肆意施加的恶意,总会降临到你自己的身上,一如冥冥因果,无可逃脱。
 
没有人高人一等,泰国人不配,中国人也不配。那些蒙住双眼的恶意,总有在岁月中消散的一日,前提是你用自己的心,去理解他人的意。
 
永远不要贸然将别人当成傻X,因为那样的你,在别人眼中特别傻X。
 
愿中泰友谊,万古长存;
 
愿那些离家的珐琅,安归故乡。
 
好好说话,好好做人,等着一切过去了,大家还能做朋友。
 

+++
监制:王新宇
文:岳汉
图:综合自泰媒
编辑:布周十面派
来源:泰国网
热文推荐


泰国网www.taiguo.com,为泰国新泰日报传媒集团旗下新媒体,在泰国拥有庞大会员数,以多元化实用资讯推送服务两国用户,浏览量覆盖全面,旨在持续打造地域性中文综合门户信息网站。泰国网建站以来,以促进中泰文化交流,扩大两国经济贸易,关注泰国华人民生,服务泰华社会为宗旨,赢得了泰华各界的极佳口碑。客服电话:02-693-8559;市场部微信:taiguowang2015

戳“阅读原文”一起来充电吧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